主页 > 改变奥秘 >将就、将就,就是渣人缠身 >

将就、将就,就是渣人缠身


2020-07-04


文/卓苡瑄  图/Shutterstock

将就、将就,就是渣人缠身

爱情不讲究就只能将就

从前总是以为,谈恋爱不过就是相互喜欢的结果,可是渐渐长大后,才发现原来爱情有千百种萌发的理由,而那理由很有可能不是来自单纯的「我喜欢你、你也喜欢我」。

我身边就正好有个这样的女孩子,因为她总楚楚可怜感觉相当需要受到保护,所以朋友们都叫她「妹妹」。

「我如果结婚的话就不想工作了。」某个夏日的午后,她边用扇子搧风,边用柔柔的嗓音说着。

「为什幺?」

「因为我想在家带孩子、照顾父母、专心打理家务,做一名单纯的家庭主妇,这是我毕生愿望啊!」她在回答我的同时一脸疑惑,似乎很不能理解为什幺我会那样问。

从以前开始,妹妹就是名观念较为传统的女性。她对念书没什幺兴趣,所以高职毕业后没选择继续升学就直接投入职场,对于工作,也没什幺特殊的抱负,能安安稳稳地领着一份薪水她就很满足了。在假日时偶尔会烧几道菜,或和朋友玩玩时下流行的线上游戏。我从没见过她争过什幺,脾气就像只温顺的绵羊,你问她意见,她给你的回答也通常都是「好啊」、「可以啊」、「你方便就好」,鲜少会和人唱反调,就连受到委屈也时常摸摸鼻子就算了。

后来,她爱上了一个在线上游戏认识的男生,对方各方面条件都很普通,不至于太差,可也没特别出色,但让她家人对这段感情颇有微词的原因,是两人明明在交往,不过男生的行为常常让人怀疑他究竟是不是真心。两人住在不同县市,见面机会有限,但只要一有假期,都是妹妹搭车去见对方,甚至连新年期间也不例外。对比热情、热切的妹妹,男友冷淡、可有可无的态度,看在父母眼中当然不好受,可坠入爱河里的人哪会那幺容易上岸?那些劝她的话,总是右耳进左耳出,人前点点头说她会再仔细想想,但每当男方讯息一传来,就立马提着行李飞奔到车站去了。

不过小俩口也不是没闹过分手。那一天,我下班回来,脚才刚踏进家门,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起来。一看,是妹妹,我二话不说就接了起来,没想到电话一接通就是浓厚的鼻音。

「妳、妳怎幺了?别哭啦!唉唷……」根本没料到这情况的我立刻慌了手脚,甚至连肩膀上的包包都忘了放下。

「我要跟他分手!」她抽抽噎噎地说着,语气里尽是不满与怨恨,「妳知道他怎样吗?我跟妳说……」

原来,今天男朋友本来约她一起去参加朋友的喜酒。这是男友第一次要让她和自己的朋友们见面,她当然既兴奋又紧张,特地花钱买了件可爱的洋装,在吃喜酒当天一早甚至还去美容院打理了一番,为的就是想打扮得漂漂亮亮与情人赴约。

本来一切都是顺顺利利的,她顶着精緻的妆容、穿着新买的洋装,像个公主似地坐进男友的车,可她没料到的是,等他们到了喜酒会场,男生竟然对坐在副驾驶上的她说:「我下去就好,不会太久,大概三个小时。妳帮我在车上好好顾车,因为这一区拖吊很严重。」话一说完,就甩上车门,留下独自坐在车里的她离去了。

这男的实在是太做自己了!我当下听完除了震撼以外别无他想。究竟多不在乎才可以搁下特地打扮过后的女朋友自己去吃饭,而且还毫无愧疚地要对方等他三个小时?

「而且,妳知道更过分的是什幺吗?」她边哭边问我。

「啊?还可以更过分啊?」我心想,这都不算是最过分的话,那到底什幺才算?

「我问他为什幺不带我进去,他竟然说『怕丢脸』!带我出去有这幺丢脸吗?呜呜……」接下来,我就花了一整个晚上在安慰她、听她累积已久的抱怨以及我光是想起就会下地狱的咒骂。

但现在,如果可以回到过去,我宁可直接挂上电话换个一夜好眠,也不愿花好几个小时去安抚她,因为没两天她竟又回到了那男人身边!

「妳疯了吗?他那样对妳,妳还跟他复合?」我的白眼都要翻到后脑勺去了。

「唉唷,宝贝他也道歉了嘛,而且他还送我这个唷!」她边羞赧地说着边从包包里拿出一盒东西。我无言地看着那盒随处可见的四颗装的巧克力,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幺。我当时心想,如果连那样都可以原谅,那除非男人向她提分手,不然她大概是不会和他分开的。但就在我以为他们两个会吵吵闹闹地交往下去时,他们却发生了个远比先前更严重的问题。

男生劈腿了!

那时候她刚好用男友的电脑玩线上游戏,没想到电脑画面突然跳出LINE的聊天视窗,她才发现是男朋友忘了登出。那讯息不过是条简短的「嗨」,她不以为意,直接关掉打算忽视,可视窗却又接二连三地跳出来,只是这次的讯息却让她心中警铃大作。

「今晚要过来吗?很想念你!」发出这讯息的是一个女生的头像。

她想也没想地就点开讯息,越往前滑,越多不堪入目的聊天内容就跟着印入眼帘,她止不住地颤抖,想起身,可脚一软就跌坐在地。泪珠啪答啪答地落在地上,她却不敢哭出声来,深怕吵醒正在床上睡午觉的男朋友。

她是该揪住他的领子质问他的,问那女人是谁、问他究竟把自己当作什幺?可是她不敢,她还没做好面对他的準备。最后,她是连滚带爬地逃离那个家,连背包都来不及拿。她每次一想起这件事,就会抱着我嚎啕大哭,常常把我的衣服都哭湿了一片。而我所能做的,也只有拍拍她的背,安静地陪在她身边。

男生在见到电脑画面上暧昧的聊天讯息后,自然知道女朋友不道而别的原因。不知是出于愧疚还是其他原因,他少见地将姿态放低,三天两头就跑到女生家来求和,道歉的讯息也是每天几十则几百则地传。

她爱他,可面对他的道歉,她迟疑了。

对于他的缺点、他俩的问题,她一直都是知道的,就连她永远都是这段关係比较爱的人她也明白,只是以前选择不去看也不去听,本以为这就是包容,可原来这只是自我欺骗。她隐忍所有,换来的不过是他的伤害,这样真的值得吗?

这是我第一次在妹妹眼中看到挣扎。

以往她总认为男生说的算,在爱情中永远甘愿坐在最低处,尽心尽力满足对方的要求,并视这为付出。然而这次真的太痛了,痛得让她不得不去思考,痛得让她不得不先忽视自己的感情。

「妳想回到他身边吗?」我问。

她看着我,张了嘴却好半晌都发不出一点声音,良久,她才小声地应了一句:「我不知道,让我再想想吧。」

♦婚前脑子进多少水,婚后就会流多少泪

当我再次听到她的消息时,已经是她要结婚的时候了。对象仍是那个男人,我原以为她是因为最后还是克制不了喜欢的心情,而选择回到他的身边,可事实似乎与我所想的有些出入。

「问我爱他吗?我还真回答不出来。」穿着结婚礼服的妹妹看起来格外美丽,只是双颊比起以前消瘦了不少,看得出她这段日子的确经历了不少的折磨。

「既然不确定,又何必结这个婚呢?」

她听到我这样问,无奈地笑了,眉心浅浅的皱褶让她看来就像捧心的西施,「不嫁他,又能嫁谁呢?人生不就这样的嘛,不可能事事皆尽人意的。」

一时答不上话的我只能沉默,看着她映照在镜子里的完美容颜,忽地心头一紧。而后,她吐出的下一句话彻底震撼了我:「至少,我不用再继续过这样的生活了。」

深深地悲哀突然自心底涌了上来,我到那天才发现,原来她只是想要藉由嫁给这个男人,来拯救自己那一成不变、百无聊赖的日子;原来她在开始和他恋爱之际,就将自己的未来一併给赌上了。

她的确是喜欢他,可是比起这份喜欢,她更憧憬那可能有所改变的未来。对她而言,谈恋爱不单单是情感的牵动,同时也是一笔值得投资的交易,只要选得好就能摆脱过去。

但事实真的是如此吗?她因为在家庭、在学校、在职场得不到自己真正想要的,所以将注意力转向爱情,想藉由另一个人的带领顺利从以往的生活逃脱,可是又有谁能保证哪场恋爱能得到哪样的结果?或是日子的改变真的会朝着你所想要的方向?

那样的赌注太冒险也太鲁莽,因为里头隐藏着许多自己无法控制的可能,一个小小的碰撞,就会让事情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;此外,将希望寄託在别人身上,不是把自己推向更危险、更不安稳的窘境吗?

♦ 幸福只能自己给

别人永远不如自己来得可靠。

那是我第一次看一场婚礼看得那幺胆战心惊,妹妹将自己全权託付给他,想要他一肩扛起他俩的人生,可是她的丈夫丝毫没意识到她的期望,也不知道自己被寄託了这样沉重的希望,两人对未来的共识几乎是空集合,结了婚后的她真的能如所愿地变得幸福吗?还是变得比以前更糟?这问题的答案就需要由时间来釐清了。

儘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,但其实将自己的人生交由别人来转变、提升,绝对是个高风险的想法,毕竟连你都无法操纵自己的人生了,又将主导权交给他人,怎指望对方对你的人生做出什幺呢?

每个人都有义务对自己的人生负责,你不喜欢现在的生活,那就得试着做出一点改变,像是:不喜欢现在就读的学校,那幺就努力準备好考转学考;不喜欢现在的工作,那幺就备妥履历另谋高就;不喜欢现在无聊的生活,那幺就得在闲暇时间找出自己的爱好;不喜欢现在的健康状态,那幺就放下手中的速食汉堡并多做些运动……也许不是每件事都能够马上解决,也不是每个问题都有个标準答案,但再怎幺样也有你努力的空间,更重要的是这过程中你必能感受到安心与满足。

尝试在自己讨厌的生活里挣扎,让人生慢慢地走上自己喜欢的轨道,就算每次的改变都极其细微,但至少正一点一滴地渐渐变好。倘若不学着改变,遇到问题只会将它搁置在那,并且总是期待有人善后,那幺依赖别人的坏习惯就会越来越严重,到最后将失去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,连带也没了活着的热情,这是你自己的人生,除了你以外,谁都没有理由去解救你,你不是想个办法转变现在的生活,就是做好这样过一辈子的心理準备。

学会为自己的人生负责是爱自己的第一步,也是谈恋爱最雄厚的本钱。因为你不需要仰赖别人也能够让自己好好过生活,那幺你在谈恋爱时就能纯粹地享受悸动不已的心情,也更能明白面对眼前的人究竟是发自内心的喜欢,或是因存在利益关係而不得不继续的关係了。

谈恋爱应该是个更单纯、更冲动的感情,那是两人见面瞬间就迸出的化学变化,它不应该是由算计堆砌,也不该充满了屈就与无奈。如果只是为了现实层面而不得不在一起,那岂不是少了许多浪漫的激荡吗?

若恋爱是由利益为出发点,那幺你就会为了达成目的而反应性地想去讨好对方,在遇到不公平的对待时也只能忍气吞声,因为你有求于他、想从他那得到一点什幺,所以你不得不做这些,即便知道对方不是对的人,也只能一再降低自己在关係中的高度,直至将自己的身体埋进了尘土里。

两个人的相处应站在平等的立场,没有谁该依附谁、更不该让谁为谁的人生负责,那应当是充满包容与谅解的关係,更是将自己生活都打理好了后,才有余力去经营的感情。

本文出自《我们都曾在爱里受伤,但没关係慢慢地总会好》台湾东贩出版

 将就、将就,就是渣人缠身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




上一篇:
下一篇: